您的位置:首页 >> 推荐阅读 > 正文

今天如何传承中华传统价值观

2016年07月28日点击:评论:0
字号:T|T
传统价值观的四个特色  中国传统的具体的价值观念跟西方近代的观念有很大不同,整体地讲,我们的特点叫责任先于自由。  第一,中国人很强调个人对他人、对社群甚至对自然所负有的那一份责任,是在一个更大的

    传统价值观的四个特色

  中国传统的具体的价值观念跟西方近代的观念有很大不同,整体地讲,我们的特点叫“责任先于自由”。

  第一,中国人很强调个人对他人、对社群甚至对自然所负有的那一份责任,是在一个更大的社会范围里提出的。西方近代是突出个人、自己的要求,天下大事不是我的责任。

  第二,“义务先于权利”。近代西方社会非常强调个人的权利,但是中国的思想特别是儒家思想里强调义务,“仁义礼智信”中也包括了义务。

  第三,“群体高于个人”。西方近代的人本主义更多的是以个人为本,中国的“以人为本”不是以个人为本,而是以群体为本,群体是高于个人的。如果说家庭关系是中国人的基本关系,中国人早就把家的概念、家的关系扩大、扩充了。

  第四,“和谐高于冲突”。人类文化史充满了冲突、斗争、流血,但是中国文化比起西方文化,更强调人间的和谐,以“和”为贵。西方历史上的宗教战争非常残酷,中国没有出现过这样的宗教战争。甚至,两次世界大战的根源都在西方,日本近代也接受了西方的那种帝国主义文化。古代中国也有个别皇帝到外面搞侵略,但总体来讲,这是违反中国的主流价值观的,也是受到批判的,中国是“以安土为先”。

  传统价值观需要现代性的转化

  中国传统价值观有几个“先于”,如责任先于自由、义务先于权利。我认为,这些“先于”今天还是要坚持,但是不要把它变成“忽视”。比如,今天我们讲“以德治国”,还要讲“以法治国”、“依法治国”,在中国毕竟对法律有一种轻视的倾向。

  再比如讲“以民为本”,我们古代倾向于认为民生比民主更重要,总是认为民生是最基础的。上一届中央政府已经提出“以民生为先”,要将这一传统价值观加以现代性的转化,那么民主要加强,法治也要加强。

  此外,孔夫子和儒家思想强调社会和谐,比较重视公平和平等,认为平等比财富重要,但是经过了人民公社时代,经过了“文革”,对均平的这种价值追求,也不能变成“只要社会主义的草,不要资本主义的苗”,不能变成穷过渡、穷平均主义,而完全忽视社会发展。否则,这跟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“让一部分地区、一部分人先富起来,最终实现共同富裕”的主张还是有距离的。

  中国的传统美德形成于西周春秋时代,定型在孔孟早期儒家思想。春秋后期比较流行的道德,一个是“忠信”,一个是“仁智勇”。“义”在春秋时的地位不太突出,墨子很突出“义”,影响到孟子,孟子就把“义”提高到跟“仁”并列。“仁义礼智”再经过汉代推崇,加了“信”,由此成为历史上中国人道德生活中最有影响的“仁义礼智信”。“孝”不在“五常”里,可是没有人能够否认“孝”在中国人的道德生活里面占有重要而且非常突出的地位。

  在古代,不管是“忠、孝”,还是“仁、义、礼、智”,每一个道德的条目,既有特定的、具体的意义,还有扩大的、普遍的意义。比如,“忠”的特定意义是指君臣关系中臣的道德——能够犯颜直谏也是忠,还指忠于政务、忠于社稷,到了春秋战国还指尽心为人。

  孔子还讲“仁”,把“仁”变成人与人基本关系的一个最重要的道德;“义”就是要坚持道义;“礼”本来是强调仪式、礼节,作为道德就是要遵礼、守礼,要守礼敬让;“智”,则要求明智明辨。

  除了这些道德条目以外,还有很多跟它们有密切关系的养成功夫,比如克己、反身、正心诚意、慎独等。

 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实践

  在中国历史上,从古代到近代,“孝悌忠信礼义廉耻”在不同时段一直都被提倡,作为当时基本的社会道德。这些传统美德的传承和转化,在近代以来也一直是思想家和政治家们共同关切的一个论题。但是,改革开放以来的近几十年里,我们对这些传统美德重视得还很不够,有时漠视甚至不恰当地批判其中某些品德。

  2014年4月1日,习近平主席在比利时布鲁日欧洲学院发表重要演讲,指出:“2000多年前,中国就出现了诸子百家的盛况,老子、孔子、墨子等思想家上究天文、下穷地理,广泛探讨人与人、人与社会、人与自然关系的真谛,提出了博大精深的思想体系。他们提出的很多理念,如孝悌忠信、礼义廉耻、仁者爱人、与人为善、天人合一、道法自然、自强不息等,至今仍然深深影响着中国人的生活。中国人看待世界、看待社会、看待人生,有自己独特的价值体系。中国人独特而悠久的精神世界,让中国人具有很强的民族自信心,也培育了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民族精神。”

  现代社会对于个人的道德要求增加了,比如说要爱国、守法,这是近代国家和社会发展在个人公德方面所提出的一些新要求。当然,价值的范围有时候比较广,很多价值并不是道德,比如说自由、平等。现在所强调的讲道德、守道德,都是要落实在个人身心实践上的道德,这是在实践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时候,在理论上要讲清楚的重要之点。2001年国家公布了“二十字”《公民基本道德规范》,开始突出强调中华传统美德;近年讲的加强道德建设、形成道德规范、树立道德理想,都是主要就个人道德讲的。

  现在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已经提出三组内容,要贯彻习近平总书记近年来一系列讲话的精神,就要进一步认清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培育跟中国文化、中华美德的关系。我认为,首先,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以中国文化的主流基本价值观作为基础、源泉、命脉。习总书记2014年就明确强调,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要以中华传统价值做基础,他讲了六条,即“讲仁爱、重民本、守诚信、崇正义、尚和合、求大同”。其次,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实践,具体的操作,一定要从个人基本道德做起,只有这样,道德和社会风俗的改善才能有一个扎实的社会基础,遵道德、守道德才能落到实处。(陈来:清华大学国学研究院院长、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)

  • 打印
  • 收藏
  • 复制链接